注册
关闭
琥珀财经

琥珀财经

发布于 1周前 阅读量 3569

纯粹、简单、完美、无暇

两年花费4.05亿美元,美地方法院的一纸禁令是否会让Telegram竹篮打水一场空

两年花费4.05亿美元,美地方法院的一纸禁令是否会让Telegram竹篮打水一场空

针对Telegram发行代币GRAM一事,美国联邦法官P. Kevin Castel在美东时间3月24日发布了一项初步禁令,裁定GRAM的发行违反了美国证券法。

该禁令书共有44页,详细解释了法院判定Telegram发行GRAM违反美国证券法的原因。法院在禁令书中表示,SEC已经提供了足够的证据证明Telegram的GRAM是基于Howey测试发行的证券,没有豁免适用权。针对这一事实,法院批准了初步禁令。

而在具体细节上,法院之所以批准该初步禁令,主要原因是法院认为GRAM在二级市场上的销售将违反美国证券法。法院认为:“考虑到在 Howey 测试中的经济现实,在该筹资计划的背景下,将 GRAM转售到二级公共市场同样违反了美国证券法。”

禁令书显示,2018年Telegram向175家机构或高净值人群以17亿美元的价格出售了29亿枚GRAM。Telegram认为此次交易是合法的私募配售,不应该受到美国证券法的限制,且在Telegram对区块链网络TON开放之前,这些GRAM都不会交付给这些买家。Telegram将这175名买家未来将通过TON向二级市场出售GRAM的行为视为与自己毫无关联,并坚持认为GRAM并不是有价证券。

而SEC则认为,这175名买家相当于Telegram的“承销商”,除非Telegram禁止这些承销商交易GRAM,否则当TON开放时,这些承销商将会立即在TON上将自己手上的GRAM销售出去。

财经网·链上财经了解到,此前,法院一直对SEC与Telegram之间的这起诉讼保持审慎态度。但是在法院对GRAM的发行进行了Howey检验之后,法院开始认同SEC的观点。

法院认为:“理性购买者不愿意支付 17 亿美元购买 GRAM,因此他们之所以购买GRAM仅仅是为了存储或转移价值。为此,Telegram 制定了一个方案,通过创建一个结构,使这175个购买者可以通过这个结构在公开市场上转售自己的GRAM,并由此获得最大化价值。”

这其中所指的“结构”即为Telegram计划推出的区块链项目“TON”。

尽管Telegram已经正式否认了这一说法,但是法院依旧认为,Telegram将在175位买家将他们的产品投放到二级市场的同时,成为TON上市后的指导力量。这代表着,正是基于Telegram的行为,这175名购买者才能有合适的利润预期。

这一现实与Telegram坚称的“175名购买者在二级市场上转售GRAM与自己无关”相悖。

此次禁令虽并不代表Telegram的区块链计划彻底流产,但在事实层面上Telegram已经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现今,法院已认定投资者在二级市场上转售GRAM的行为触犯了美国证券法,如Telegram坚持推出TON,并允许GRAM在TON上进行自由流转,则必然会受到美国当局的进一步制裁。

如Telegram放弃推出TON,则Telegram则必须向投资者归还此前募得到17亿美元。但是据法院公布的禁令书显示,Telegram自推出以来就几乎未产生任何盈利,在发行GRAM筹资17亿美元之前,Telegram Messenger运营以及开发费用几乎都是由帕维尔从其个人财产中支出的。而在通过发行29亿枚GRAM筹集了17亿美元之后,Telegram用这笔新筹集的资金支付了“远远超过90%”的Telegram费用,其中包括了Messenger的费用。

而在2018年1月到2020年1月,该公司在TON区块链的开发和Messenger的运营上花费了4.05亿美元,约占GRAM销售收入的24%。

这也就意味着,为了补足这一资金,帕维尔不得不通过其他方式寻求更大的资金支持,或是以自己的个人财产进行支付。

  • 0
琥珀财经
琥珀财经

纯粹、简单、完美、无暇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