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琥珀财经

琥珀财经

发布于 2022-02-17 阅读量 20958

纯粹、简单、完美、无暇

高光一年后,人仰马翻的 NFT

作者:0x2333

NFT 领域可以说是如今 Crypto 圈子内最热闹的地方,从各路明星带货到各大品牌将 NFT 列为品牌宣发的新战场,越来越多人开始了解到 NFT 蓬勃的生命力,并开始收藏自己的第一个 NFT。据数据统计,OpenSea 当前用户人数高达 124 万,在一年的时间里飙升 40 倍,在 2022 年 1 月,OpenSea 单月交易额便高达 49 亿美元。

这是一片肥沃的土壤,无数 Builder 希望能在此做出一番成就;而频出的财富效应成为了 NFT 最大的广告牌,吸引了无数的逐利者。

逐利本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个人财富的累积与增长是每个人都喜欢的,但过度逐利却会危及到这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律动 BlockBeats 撰写本文,汇总近日 NFT 领域内的四大乱象,深度剖析这些行为对于行业发展会带来哪些危害,希望投资者、项目方能够引以为戒。

发不完的新项目,抽不完的毯子

2 月 10 日 推特用户 @NFTethics 发布了一则关于热门项目「Squiggles」的 Rug Pull 预警,并上传长达 57 页的 PDF 文档来阐释 Squiggles NFT 项目中存在的风险。文档中提到,该项目方团队此前曾经运营过 5 个以上的 NFT 诈骗项目,这些项目全部都是通过购买粉丝、抽奖活动、购买广告位等等方式制造出虚假繁荣的景象,并且在严格控制白名单的发放数量的同时,团队成员内部对外炒作白名单价格,在项目公售之后立即转走所有收入跑路。

同样 @NFTethics 还曝光了近期倍受瞩目的 NFT 项目「Cereal Club NFT(麦片)」。据了解该项目被发现是因为细心的用户发现其与另一个 Rug Pull 项目 HolyCowsNFT 使用了相同的代码合约,同时在也在两个本该毫不相干的 NFT 项目找到了共同的创始人,并且通过数据交叉中的异常值,发现了这个团队在此之前上线了名为 MonaLisa、Baby Ape Club、Crypto Wolf Club 等多个 Rug Pull 项目因为 @NFTethic 的曝光,Squiggles 项目方为了骗到更多收入擅自操盘买卖,因涉嫌欺诈而被 OpenSea 下架。

用 Squiggles 和 Cereal 同样的方式「批量生产」以骗取资金的 NFT 项目不在少数,但在这个重视数据的时代,能够骗过大部分 NFT 玩家的也只有数据。几十万的推特粉丝,每一条推特都动辄上万条转发很难不吸引到 NFT 玩家与其他项目方的关注,并且项目方通过「炫富」的方式不断给社区成员吃下定心丸,社区为了白名单而内卷得天昏地暗。

这种流水线式的宣发模式吸引来的流量也能够达到顶级项目的水平,甚至超过他们,但是当前 NFT 市场项目众多,众多项目发售吸引走了本该在二级市场流转的资金,很多项目方投入巨大精力运营在二级市场的收入也远不如一级市场发售所创造的收入,这也使得这些项目方选择了 Rug Pull。

当前大部分 NFT 项目的收入渠道共有三种,分别是一级市场收入、二级市场版税收入和 NFT 衍生品收入。

一级市场收入指的是通过预售和公售取得的收入,例如总量共计 1 万个 NFT 的头像项目,以 0.05 的价格进行公售,那么项目方总收入为 500ETH 左右。这一部分收入也是占比最大的收入。

二级市场的版税收入就要少很多。当 NFT 项目在二级市场流通,就会产生版税收入,版税比例一般为 5%~10% 不等。以 5% 为例,若想达到公售 500ETH 的收入至少总交易量需要达到 1 万 ETH 以上,当今大部分的项目都很难达到这样的程度。

最后是 NFT 衍生品收入,这需要 NFT 项目在已有较高热度的基础上,推出衍生 NFT 产品并取得收入,例如 BAYC 空投药水(相当于给持有者空投了一只变异猴)后,以荷兰拍的形式出售剩余 1 万个变异猴。

相比一级市场的收入,二级市场与衍生品充满了不确定性,项目方既要维持社区热度,还要保持地板价稳步上升,同时还要交付路线图,但是以 Cereal Club NFT 的热度,通过荷兰拍的方式就算以最低价全部售罄,项目方至少也能够获得 1100 万美元。通过社区建设而来的二级市场收入与之相比不过九牛一毛。

随着 @NFTethics 的率先发声,越来越多的 NFT 玩家也参与到了打击「流水线」式 NFT 项目的队列。知名的加密社区 Youtuber The Bitcoin Express 也在《4 Major NFT Red Flags To Avoid》的视频中总结了如何通过 NFT 项目方释放的信息来帮助投资人有效的避免在 NFT 市场受骗的方法。

Web2 的国民表情包,Web3 的一地鸡毛

在国产表情包冷兔发行自己的 NFT 头像后,另一国产表情包 IP 阿狸也宣布进军 NFT 领域,发售自己的 NFT 头像系列。不过,与冷兔相比,阿狸的一番操作充分证明了它还并没有做好进入 Web3 时代的准备。

阿狸的社区是十分热闹的,但是热闹并不意味着繁荣,由于原 IP 的大众认知度较高,所以阿狸 NFT 的白名单在最初也十分抢手,场外交易价格一度高达 1000 美元。但由于白名单机制设计与团队决策问题,大量代聊机器人、工作室在聊天区孜孜不倦地刷着等级,社区成员名字都改成了 ALI,头像换成了阿狸,整齐划一,但并没有什么凝聚力可言。

而在预售时,社区反馈阿狸出现了种种漏洞,甚至包括最基础的单词拼写错误,更有人直言要在 Web3 卖货的阿狸用的是「Web1.5」的技术。

高光一年后,人仰马翻的 NFT

再说版权问题,阿狸 NFT 是阿狸原始 IP 方授权发售的 NFT,也就是说这个 NFT 其实并不是阿狸官方发售的商品,而只是授权给某一发行方制作 NFT 并发售,就像漫威可以授权多家潮玩公司制作并发售手办一样,也许在未来阿狸原始 IP 方又会授权新的发行方重新发售一套 NFT,但是在 Web3 的时代里,还会有粉丝为这种 Web2 的行为买单吗?

截止发稿时,阿狸官方已删除曾经发布的为这一版阿狸 NFT 宣传的微博。阿狸 NFT 也取消了公售并临时增发 1000 个白名单。

Web3 时代里最稀缺的资源是注意力,所以在 Web2 时代自带流量的 IP 进入 Web3 时代发售 NFT 会具有天然的优势。这也是为什么如今会有众多圈外明星、潮牌甚至是表情包制作团队都选择发售自己的 NFT。

圈外 IP 与原生 IP 相比,唯一的优势就是自带流量。而如何将流量转化为社区、如何与社区一同发展等诸多问题,圈外 IP 与原生 IP 其实站在同一起跑线上。而很多圈外 IP 进入 Web3 世界后仍然在用传统的眼光审视着大环境,试图将 Web2 的方法论套用在 Web3,这显然是行不通的。

Web3 时代中,品牌不再只是 IP,更包括了品牌背后的社区,社区与品牌不再是附庸关系,而是真正地融为一体。已经拥有一定粉丝基础的 IP 靠发售 NFT 赚一笔快钱无比容易,而它们是否为社区着想、是否关心自己的社区,决定了赚的这一笔快钱究竟是在利用自己的流量变现还是在损耗着自己的信誉。

Web3 的一大魅力就在于原生品牌与社区是相互陪伴的,这种伴随式成长也许不会让品牌在短时间内迅速成长,目前也没有一个 Web3 品牌能与 Web2 的巨头品牌相提并论。但是,「Skin In The Game」会让品牌与社区之间的纽带变得更加坚不可摧。

来到哪个领域就要遵守哪个领域的规则,在 Web2 的圈子里,向粉丝卖货可能被视为「发福利」、「卖小纪念品」,但是在 Web3 的世界里,这却代表着一份责任,社区愿意掏钱支持品牌,品牌就必须认真做事为整个社区创造价值。从先积累价值再慢慢消耗,到与社区一起不断创造价值,Web3 让品牌的生命周期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动,每一个企图进军 Web3 的大品牌都应该正视这一点,并收起来自 Web2 的傲慢。

新兴的「1.5 级市场」,过度炒作的「白名单」

「Tasty Bones(骨头)」无疑是近两个月最受关注的 NFT 项目,无论是整体画风还是宣传物料都可以称得上精致二字,Tasty Bones 的白名单更是「一票难求」。

而项目方的白名单采用了 Mint Pass 的机制,获得白名单的玩家能够在二级市场任意交易,随着玩家对 Tasty Bones 的热情不断高涨,Mint Pass 的价格也水涨船高一度达到 4ETH。就在大家期待 Tasty Bones 能够一举成为下一个「蓝筹」项目时,盲盒开盒的价格却让人大跌眼镜,截止发稿时,地板价仅仅不到 1ETH,虽然相比于发售价有着数十倍的涨幅,但对于大部分在二级市场购买 Mint Pass 的人来说却已经「破发」。

面对高昂的白名单价格,普通的社区成员很难经得起诱惑,而原本作为二级市场主要购买力的玩家,为了安全起见选择提前购买 MintPass,这种过分的透支让白名单的存在完全成为了项目方炒作的筹码,而白名单的机制也变得毫无价值。

白名单机制在设立之初本是为了筛选出愿意为社区做贡献、陪伴社区一起成长的「家人」,但如今却已经变成了稳定的低成本套利工具,在如今大量 NFT 项目发售的情况下,人们没有时间参与到每一个社区的建设当中,而大部分项目的白名单获取方式几乎为零成本,只需要「下苦功」便可以赢得一个白名单,既可以选择场外卖掉,也可以选择去以极低的成本在一级市场购买 NFT 并在二级市场套利。

对于项目方和社区来说,这是他们所面临的严峻考验。

律动此前曾发文《为了买一个 NFT,我学会了英语和画画》描述了目前早已偏离初心的白名单获取机制的现状。其实,无论是聊天等级、邀请人数、二次创作等种种形式本能很好地筛选出最热爱社区的成员,但有财富效应的地方就会有投机者,更何况参与是零成本。

而虽然目前也有项目方选择通过解密、唱歌等方式一边建设社区一边选出积极参与的成员,但是每种形式都有人能找到对策,解密有人卖答案、唱歌有人找代唱,通过较低的成本获取到可能带来极大利润的白名单,而社区只能继续面对着棘手的问题。

良心项目方会想方设法将白名单发到真正愿意参与社区建设的成员手中,而一些项目方则完全把白名单这样的激励机制用作炒作热度的工具,很多项目方内部开设场外交易白名单或是官方售卖白名单,为的是在发售前将地板价的成本抬高,也许在项目发售前能够制造白名单的焦虑,引发关注。殊不知这是项目方在提前透支自己的「价值」。

正如上文所提到的,通过饥饿营销等种种营销手段和白名单获取机制,让自己的推特数据好看,让自己的 Discord 显得无比热闹,而这种虚假繁荣会让很多人误以为项目具有巨大的潜力,但实际上可能只是一地鸡毛。

也许我们都应该做出反思,白名单这一模式出发点虽然是好的,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白名单并不能很好地完成它们的使命,那到底应该如何对自己忠实的社区成员做出激励是所有从业者都需要重新思考的课题。

持续一整夜的 Twitter Space:白名单都去哪儿了?

上周,NFT 圈内最大的热点莫过于 Club721 的纷争。

2 月 12 日,最大的中文 NFT 社区 Club721 因为内部管理员贪污白名单,团队领导管理松散引发的纷争在各个社区之间传播。当晚双方当事人在 Twitter Space 上各执一词、互相爆料,持续了 7 个小时之久,同时在线收听人数超过 1000 人,一度引发了 Twitter Space 服务器崩溃,一方指责对方贪污白名单,另一方指责对方没有给予应得的激励。当晚过后,更多关于 Club721 和 Open Dao 创始人的内幕仍在持续发酵。

这又是一场因为白名单产生的纠纷,而这也恰恰反映出了分布式公司结构与 DAO 组织共同面临的难题:治理模式与激励模式。

自新冠疫情蔓延全球后,越来越多企业与公司开始采取治理方面更为松散的分布式办公;而 DAO 一直以来被 Web3 居民认为是可以替代传统公司制的新型组织架构,也引来了 a16z 等顶级投资机构的关注。但这二者却也同样面临着难题。

第一个难题便是管理与治理。

目前 DAO 组织最常用的治理方式是投票,而大多数投票权重是按照 token 或 NFT 的持仓量赋予,这样简单粗暴的方式并没有考虑到每个 DAO 成员都有哪些经历、擅长哪些方面,而这样投票出的结果也就很有可能是错误的方向或是效率极低的方向,曾经就有过某投资 DAO 因全部投机决策都由社区成员投票决定导致赔光本金的案例。

像 FWB 这样的 DAO 组织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他们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具象的目的,更像是一个社团,所举办的活动大多无关于效率,所以才可以打牢地基并逐步做大。多年来人们都采取集中式公司制不是没有原因的,而是出于对提高效率的考量。在 Web2 的世界中很多公司也采用尽量扁平化的管理方式来做到「半去中心化」;在 Web3 时代,DAO 也需要找到一个更加合适的治理模式,将去中心化与效率做更好的平衡。

分布式公司虽然可以制定一整套严格的规章制度,但是较为松散的管理模式依旧会有空可钻,内部控制环节的空缺会导致贪污、腐败等问题频出,并且没有人能发现。

而这场风波的另一焦点便是激励问题。

公司制应当用公司的方式处理,定好薪酬并如约发放;而如果是 DAO,则需要制定好一份每个人都能满意的激励方案。而激励机制的制定首先会遇到上述治理机制问题的阻碍,想要高效地制定出一个能让各方都满意的方案本来就是困难的,而在实施时也同样会遇到效率问题。

无论公司还是 DAO,激励都是燃料,是让员工与 DAO 成员持续贡献的保障。分布式与 DAO 管理结构本就松散,若长期贡献却拿不到应有的激励,轻则不愿继续做贡献,重则会把内部控制的漏洞越挖越大。知道哪些钱能赚到并不难,难的是清楚哪些钱是不能赚的,而在巨大利益诱惑与松动的内部审查机制面前,谁能保证坚守初心呢?

NFT 是一片崭新的沃土,作为从业者的我们都有义务来维护它的环境,让其可持续发展,我们应该正视发展道路上遭遇的问题将种种乱象逐一解决,共同保护行业朝着正确的方向大步前行。 

  • 0
琥珀财经
琥珀财经

纯粹、简单、完美、无暇

0 条评论